立即注册 登录
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

梦溪谨焘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newhana.com/?53758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同窗

热度 4已有 7861 次阅读2015-9-13 09:17 |个人分类:碎玉真言|系统分类:原创文学| 领导人, 祖师爷, 人在江湖, 中国

同窗

沈梦溪

人与人之间可以建立多种关系。诸如:亲属关系、战友关系、朋友关系、学友关系、师生关系、雇佣关系、同事及领导与被领导关系等。但无论是什么关系,最好是遵循《三字经》里所言:“父子恩,夫妇从,兄则友,弟则恭,长幼序,友与朋,君则敬,臣则忠”这十义。尤其是君则敬,臣则忠。一个国家,如果有好的领导人出现,那么这个国家自然会繁荣昌盛,臣子忠心为国,为民请愿,忠心辅佐明君治理天下。真正地将民生、民权发扬光大,那将是伟大的,名垂千古的宏伟事业。可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,却有那么一小撮人偏不那么干,先捞个钵满肚儿肥再说,往往有些个“小虾米”为此丢了性命。当然相当一部分“有识之士”早就暗度陈仓,自然不必多说。他们的这些行为,好像都师承一脉,一个“贪”字了得。如若追问其祖师爷到底为谁?还真有待于考证。

自古就有: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之说。找他们的祖师爷没用,按道理说这些同老师也无关,老师教学生总是希望他能走正道,不入歧途,磊落做人,已成光宗耀祖之大业。但是,很多蹬过大狱的官员们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解释是: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这话听起来很别扭,像是江湖混混们的“豪言壮语”。可那些个官老爷们偏要搬来运用,似乎让人觉得他们此刻有些无奈,其实是无赖得让人切齿。众所周知,铁窗的滋味可不那么好受,往往一个号子里要关上好几个人,吃喝拉撒睡就那么屁大一块地儿。碗口大的一个小窗户,头是钻不出去的。他们自称这样蹲号子的人为狱友。不乏也有“秀才”锒铛入狱的,他不同意这样的称呼,觉得很丢份,故而起了个雅号叫:“同窗”。也有后台硬的人,在监狱里可以弄到个单间,从此他与同窗无缘,最终还是成了孤家寡人。

其实,同窗远不是他们所说的那么回事。能称同窗者是要有一定条件的。首先要师出同门,即一师而授者;其次,通常是共砚的,古代的中国,不像当代,学生手上既是铅笔、圆珠笔,还有钢笔,各自有各自的好处。那时青一色毛笔,大伙儿共用一个砚台,全国各地皆然。在一起共度十年的寒窗,他们一起听先生谈古论今;一起玩耍、捣蛋;甚至还一同被邻村看西瓜的老叟追逐过。那一种情感的交织,若干年后都将成为流年岁月里最美好的回忆。

戊戌变法后,中国新式学堂崛起。这时的同窗可不像过去那么六七个人,通常少则三四十,多则五六十人一个班。学制也分成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。这四大过程中又将出现数百个新面孔。若干年后,真正能记起名字的恐怕不多,绝大多数可以说早就忘到脑后了。甚至于在马路上相遇,往往也会擦肩而过。除非真得撞得彼此“头破血流”时,双方欲拳脚相加,对视良久,才会惊觉彼此似乎面熟,可又不敢肯定。于是乎,将自己班级里最有特点的什么“二癞子、大麻子”搬将出来,二人方“化险为夷”。皆呼:“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识一家人!”

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中学同窗,那个时候是求知欲最强的时期。进入初中二年级,全班四五十人的成绩层次分明,呈上中下三个等级。上等与中等成绩泾渭分明,中间隔了一大段。在班主任的“大棒和冷嘲热讽”中,我终于算是跨了个台阶,从下等步入了中等。当时的中等成绩很了不起,顶峰就那么五六个好的,这预示着,咱有望跨入前十名的行列。那个时候我的身旁开始有三两个人晃悠着,每次考试或重要作业时,我的答案将成为他们的范本。我对,皆对;我错,他们也跟着错。同桌是胡营长家的公子,小伙子是班上的帅哥,有着白马王子的底子。此人平头,一寸来长的乌发根根透亮,天庭饱满,面如冠玉,如剑锋锐的眉毛之下,生了一双秀气的凤目。如琥珀般明亮的双眸中,时常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。微厚的双唇,一笑起来,嘴角两边稍稍上扬,形成一弯月牙的微弧。如此标致的小伙子,最怕干的一件事就是写作业。他常从家里带来不少零食,散发给我这样的“好哥们”,目的就一个,帮他完成作业。够“义气”的我,曾帮过不少这样的忙,考试就更如此。老师表扬我的同时,他也沾了不少光。但好景不长,有一次老师找我谈话。那位帅哥心虚,不多日,他转移了目标,攀上班里的状元“老徐”同志。大概是他嫌我的手艺太臭了吧?

班上的“五虎上将”同我们不一样,他们几个是一个集团。都相互比着学,一个个都很懂事,干劲十足。不像我,稍微有了点成绩,就飘了起来,特别是别人这么一夸,我的智商就会立马归零,而且还喜欢在课堂上捣蛋。“五虎将”中,学习委员是一位女生,他家里很穷。我常看她只穿同样的衣服,总疑惑她那套衣服不曾换洗。后来我们都步入高中,她考入张治中将军创办的黄麓师范,中专。当时是公费,这样他家里就没有负担了,毕业后可以当小学教师。但她的理想是上大学,可是家贫,无法供她读高中考大学。去年春节回家,从另外一位同学那里得知,她后来一直没有放弃,一边教学一边自学,考上上海大学,攻读了硕士学位,成了大学的讲师。我电话约她出来吃饭,她却羞于见面。我实在不敢想,她羞愧什么?其实真正羞愧的人应该是我,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都荒废了自己。

我觉得,我的最好的时光就是中学的那一段。常常梦到他们,每一次醒来,躺在床上,总是在想。同学们一出校门,就各奔前程。若干年后,绝大多数都是杳无音讯。偶尔遇上一位,拉着他就不肯撒手,不光是为了叙离别后的前程,关键是想从他的嘴里得到其他人的消息。其实不听则已,一听才使你惊诧感叹不已。昔日之同窗,虽然是同一师门而出,但进入社会后,各人都有自己的专修。结果其职业都是五花八门,各有所长。腰缠万贯,宝马香车富抵豪商者有之;挺胸叠肚,气宇轩昂人颂“公仆”者有之;流落街头卖艺,混一点零花钱者也有之;更有甚者,有个别性子急的同窗,早我们一步,他去西天取经去了。这真是:一母生九子,九子各不同啊!即便是见了面,那一种: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书生意气的神态,恐怕皆不见得能找到,各自都有了各自的身份,各自都有了各自家庭,各自还有着各自不同的坎坷经历。他们彼此之间的那种纯洁,历经了中国大陆蓬勃发展的经济大潮的“熏陶”,估计也消耗殆尽。“五陵裘马自轻肥”的感觉,很多人心里都明白得很。虽说那份感情还有,虽幽香但不再浓烈。看来,人长大了,不是什么好事。最起码烦恼和压力也是随着你的年龄在悄悄地滋长。

同窗在幼儿园或小学阶段,应该说思想是最纯洁。不过,能玩得来的,估计也不是很多。把关系一直延续到几十年之后,那更不容易。有一些人,我估计他们彼此都不大愿意见面。一见面,就会想起彼此的小名。尤其是当着双方孩子们的面,什么狗剩、笨熊地叫个没完,那实在很是不雅。三年级的时候,班上就有一位男同学给一位女同学起了外号叫“猪膘”。那位女生脸胖乎乎的,关键是嘴唇太厚。他就这么一叫,一下子就出了名。据说自那以后,她怎么长,也长不出出水芙蓉的感觉来。我想,这位女同学肯定这一辈子都会恨那位臭小子。私下里肯定发过毒誓,永世将不会与之相见。

不过,那个阶段最无暇。特别是在夏天,趁老师午睡,偷偷溜出教室。撒着花儿地奔在野地里,今天摘掉东村老李家几个梨子,明天偷西村老张家几个西瓜,好不痛快。去芦苇荡找鸟蛋的那段日子,也是让人留念的,那个时候的友情绝大多数都是建立在疯狂的恶作剧上。至于在班上老老实实读书的好孩子,虽说成绩不错。但后来也不见得大有作为,我的一个同学叫“二呆骡子”,他就是读书读“傻”了。人家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时候,他老人家还像个企鹅,进入初中后,晃晃悠悠复读了三年才上高中。小学生时代,最捣蛋的不是我,当属名号最响,人脉最广的“石灰老头”和“虎王三堂”两位同学,他们崇尚武功。于某日晚,不辞而别,携手共闯少林寺。一个多月后,二人衣衫褴褛地姗姗而返。好在那个时候民风尚好,没有被人贩子卖到马来西亚。据说是一路乞讨、扒火车才得以全身而归。很多的事情如今看起来很荒唐,但这一大段的好时光,是生在大城市的孩子们很少经历到的。

有的时候想,等我老了,或有钱了。咱要干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过去的同窗们集中在起来,好好地叙叙旧。但我知道,这种情感和友谊不一定如想象中那么美好,但它毕竟是年少时候的一种真情,更是没有丝毫杂质的一种纯洁的友谊。

 

2011.9.1.



笑S啦

路过

不错

无语
4

献花

握手

哭了

爱s啦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4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2 个评论)

回复 丹奇 2015-9-13 10:08
颂古喻今话同窗,昔日同窗各短长,同窗夜话风流史,梦里依稀念同窗。
回复 一生健康 2015-9-14 13:00
  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汉纳电视|Archiver|手机版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美国汉纳网

GMT+8, 2021-1-20 22:10 , Processed in 0.01436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