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 登录
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

梦溪谨焘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newhana.com/?53758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番茄

热度 6已有 3175 次阅读2015-12-31 16:04 |个人分类:碎玉真言|系统分类:原创文学| 玩意儿, 朱元璋, 番茄酱, 老父亲, 白玉

番茄

沈梦溪

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,父亲路过某一大型农场。回家的时候,从他的皮包里取出两个红红的,圆咕隆咚的水果来。那水果晶莹剔透,果子的表皮上还覆有一层薄薄的红粉,像是长上去一层细细的红毛。那玩意儿可是个稀罕物,当时我掂量在手中把玩着。父亲说:“这个东西能生吃的,你将外面的皮撕掉,味道不错。”我便问:“这是何物?”父亲答:“这叫洋柿子。”于是,我撕开那层薄薄的表皮。见其肉很丰厚,赶紧咬上一口,突然,从这洋柿子中央喷出一股微酸而甘甜的水来,溅到我的手背上。这才发现,原来这洋柿子内部还有像西瓜的瓤子呢!那味道沙甜沙甜的,如此多的汁液实在是太爽口了。那一次的场面,我一直不曾忘怀。如今吃这玩意儿,总觉得没有那个时候的味道好。这让我想起朱元璋的“珍珠翡翠白玉汤”来,不禁哑然失笑。大概是当时物质匮乏,肚子空虚而以其为贵吧!

本世纪的第五个年头。某天,儿子嚷嚷着要吃薯条。于是,我买了薯条数盒,番茄酱一大包。儿子看起来很挺“内行”似得,他将番茄酱包开了个小口,把酱一点点挤到薯条上,然后津津有味地品尝着。儿子同我的老父亲关系特别亲密,他只要一吃啥稀罕东西,总第一个想起的是他的爷爷,而不是一年来就照他几次面的老爸。我的老爸那天吃了一根薯条后,缓缓地道:“这是啥东西哦?不就是山芋片子嘛,我小的时候都吃腻歪了,现代的孩子还当它是个宝。不过,这袋子里挤出来的东西,味道还真不错。啥玩意儿,这?”我忙答:“这是番茄酱!就是用西红柿做的酱。味道还好吧?”

番茄能作为水果蔬菜类,有人说,那其实没有多少年。我有些不相信,但没有证据。至于它是否原产于中国?我也实在不敢恭维。不过,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,在我国的四川盆地的成都地界上,曾发掘一座西汉时期的古墓。古墓内有藤竹器数件,竹笥藤笥上似有稻粒附着于其上。不知是文物专家还是发掘者的突发奇想,将一块湿布覆盖在藤竹器上。结果奇迹发生了,若干天之后,竹笥藤笥的内外有不少植物的嫩芽长了出来。后来经过专家们精心地培植,竟然长出如今天西红柿一样的水果来,只不过是个头稍小。这到底是不是西红柿?谁又能说得清?江南为桔江北为枳的道理,妇孺皆知。

但我们所不能否认的是,我们今天大批量食用的番茄的确是来源于国外。到底是西欧的商人还是西洋的传教士带来的,具体的考证其实较难。即便是我国古籍中曾有记载,那只能说明最早也只是在明朝才有这种植物的存在。其实我们今天食用番茄的真正老家应该是来自美洲。它是一种生长在森林里的野生浆果。那个时候当地人应该是印第安人,他们一直不敢食用它,大概是因有人呼出一句:“那东西里面有毒!”从这一点上看,我觉得印第安人不够勇敢。转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咱中国人,什么不敢吃?水里游的,空中飞的,地上追的。他们都会想着法子挑着花样地吃,生的熟的无所谓,活的死的也不在乎。什么红烧乳猪、活吞小老鼠、口啖剧毒蝎子等等比比皆是,就连一种用手一摁它的脊梁,从后翘里喷出一股烟雾的“放屁虫”都吃得津津有味。还美其名曰:“这些可是舌尖上的美味啊!”那勇猛而不怕牺牲的精神,看来印第安人永远也是望尘莫及的。我国当代的美术大师,韩美林先生,有一次去广东办事,当地的县太爷用大鼎活烹了一只秃鹫,邀请先生尝尝世上之珍品。韩大师见如此惨烈的场面,顿时火冒八丈,欲掀翻他们的宴席。后来在夫人的循循善诱下,才息了怒,先生后来感叹他们真能吃、真会吃、也真敢吃。而数千年来的印第安人呢?他们未曾有人敢吃上一口这番茄,任它们红了落了。既然不能吃,但还好看,最后,只好把它当作一种观赏植物,享受着视觉。

印第安人勇气不佳,英国人看来也好不到哪儿去。十六世纪,英国有位公爵去南美洲旅游,偶然间观赏到番茄是这样好玩的植被。他如获至宝,问了当地人这是啥玩意儿?印第安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估计这位公爵也没大听懂。唯一记忆犹新的是这东西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于是乎,他将部分番茄带回英国,作为爱情的礼物献给了自己心爱的伊丽莎白女王。小莎也从没有见到过这东西,看到它红润润的、圆圆溜溜的、还粉嘟嘟的,特别喜欢。不多日,这种果子被一些庄园主看中,把它当花卉种了到处都是。还曾给出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“情人果”。遗憾的是,英国佬就这么一代一代地种植着它,同印第安人一样,也没有一个人吃过它。是不是也胆小?我不知道。大概英国人对象征爱情的信物,是持有一种尊敬而没有动口的动机吧?他们不如亚当夏娃,夏娃敢偷吃那个“禁果”。

这世上的勇士其实多得是,尤其是医生,特别是我国的中医,他们上山采药,历尽千辛万苦不说,关键他还敢用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,尝遍深山的“毒草”。这种事,神农、张仲景、李时珍等都干过。有人说这是他们的胆大,我觉得这样的观点不对。他们并不是好奇,只有糊涂的人才胆大,他们不糊涂,在他们身上有的是那种敬业的精神。

又有人说军队的勇士最多,这一点没有人去否认。而另一种人,则是浪漫的勇士,如画家与诗人。他们对于艺术的追求,有的时候也要身临险境。墨客云:“无限风景在奇峰”,要上那奇峰,还是要冒一点风险的。英国人100多年没人敢吃的番茄,最后被法国的一位画家打破。这位仁兄一开始同英国的那位公爵一样,自从他看到这剔透的家伙,就喜欢上它了。于是左一张画右一张画地描绘着。一日,他觉得口干舌燥,看到面前摆放的番茄是如此得诱惑着他,不禁舌生垂液。但他心里面明白,那家伙只可观赏,万万不可食用,据说体内有剧毒。他捧在手心里,端详了好一会儿,最后他还是下决心吃了一口手中的番茄,没想到,味道好极了!于是,他心一横,眼一闭,遂吃完了那个整番茄,然后躺在床上,等着有什么反应。时间滴滴答答一分一秒地过去,没事,他醺醺然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用手一抹鼻子,还有气,而且呼吸依然是那么舒畅。这消息不胫而走,欧洲人为之哗然,世界人民也为之哗然。

而今,亿万人民皆食此物,无一例中毒。番茄不但没有毒,而且营养价值颇丰。现代科学发达,有名医指出番茄能治高血压、贫血、还能预防胃癌,是真是假?我想到一句广告词叫:“谁用谁知道”。

近来,我觉得蹲下起立后,眼前金星乱窜。怕不是有些贫血吧?我不懂医学,向来见到医生就有些害怕。即便有一两个医生朋友,他们离我远得很,远水解不了近渴。前天在饭馆里用餐,看到冬季里的番茄,我二话没说,挑了个小号的,漂亮的,用自来水一冲,就地消灭了它。冰冷冰冷的,还是一样,总找不着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次接触它的一丝丝感觉来。

 


笑S啦

路过

不错

无语
3

献花
3

握手

哭了

爱s啦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6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3 个评论)

回复 丹奇 2016-1-1 02:43
好久不见,今天跟着你体验冒险的经历。
回复 丹奇 2016-1-1 02:43
眼冒金星是久蹲后血液不畅导致的。

祝新年快乐!
回复 一生健康 2016-1-1 06:44
祝新年快乐!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汉纳电视|Archiver|手机版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美国汉纳网

GMT+8, 2021-1-20 20:52 , Processed in 0.01525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