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 登录
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

梦溪谨焘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newhana.com/?53758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小丈夫

热度 2已有 3053 次阅读2016-2-15 07:54 |个人分类:梦溪胡侃秀|系统分类:原创文学| 赤脚医生, 童养媳, 泥石流, 老天爷, 老实人

小丈夫

沈梦溪

桂兰九岁时,就到沈家做了“童养媳”,婆家养她到十七岁,就与沈万和家的长子沈栓柱结了婚。栓柱是个老实人,身体很结实,田里的活儿从不让他爹操半点心。沈万和体弱多病。中年又丧妻,家里的四个儿子,最终仅养活了老大和老四。桂兰到了沈家,成了唯一的女丁。虽说她桂兰生得娇小,可家里家外在她的拾到下,既干净又整洁,将三个男人服侍得妥妥贴贴。村里的婶婶伯伯们都夸赞桂兰是个好媳妇。

好媳妇的命恰恰不是太好,俗语说: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”这事被桂兰撞了个正着。在桂兰二十岁的那年春天,公公沈万和撒手人寰。他在弥留之际,嘱托他的长子栓柱要善待老四。那一年老四才十岁,正上小学三年级。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就在那年夏天,梅雨盛行。老天爷一口气就下了近一个月的大雨,导致山洪暴发。一夜间冲塌了半个村庄。栓柱为救落在泥浆里的桂兰和老四,在拼尽最后一点力气,终于精疲力竭,被泥石流吞没了。

桂兰为此哭肿了双眼。昏厥了三天才缓缓苏醒。老四请了当地的赤脚医生,并将桂兰的娘家人也请了来。桂兰的妈妈好说歹说才将桂兰从悲痛中解脱出来。

解脱出来的桂兰,面对着老四这位少年就有些犯愁。她愁的不是别的,关键是母亲要她早做打算。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,总不能就这么一辈子守着寡。可桂兰一想起公公沈万和临终前的嘱托,怎么着也狠不下这心。更何况老四人小志气大,打小就有一股壮志,而且成绩很不错。母亲走后不多日,邻村的媒婆包婶就来了。欲将桂兰介绍给她家侄子包满富,满富在供销社上班,人品不错,又属于“公家人”。只不过,妻子两年前亡故,一直单身。论条件,在那个时代,可谓上等人家。桂兰那天只向包婶提了一个要求:“要我嫁给你家满富,条件就一个,那就是带上我家弟弟老四。”包婶一听这话,半年都没再登沈家的门。

村上的婶婶为这事没少劝说桂兰。但结果没用,桂兰铁了心,暂不嫁人,一定要把老四养大成人。

光阴荏苒,一眨么眼老四就成了大小伙子。这一年是1981年,老四初中三年级了。农村分产到户,家里薄田三亩,全仗着桂兰。一日,老四放学回来,看着消瘦的嫂子,心痛地同她商议:“姐啊!我不上学了,回来种地。这些年你太不容易了。我已经是大人了,不能总靠你来养着。”桂兰一听这话,将脸一沉,严肃地道:“老四啊!你在说混账话!姐累一点不图啥,你爹的临终嘱托我不能忘啊!你不好好读书,那才对不起姐呢!”老四听到这里,喉咙哽咽着,半晌说不上话。

老四还算争气,中考成绩全县第三名。顺利地进入地级市一中。这是一所重点高中,这所高中是通向大学的一把金钥匙。接到通知书那一天,桂兰很高兴,老四却愁眉苦脸。他知道,家里早就揭不开锅了。亲戚家也都揭不开锅,况且那年父亲、大哥离世的时候,已经欠了他们许多债。要是不去,桂兰嫂子会怎么想?这么多年来,她受的苦为了什么?不就是要看到他老四有出息的那一天吗?

桂兰早就看出老四的心事,她一点也不愁。桂兰叫过来老四,笑道:“弟啊!你去上学,姐有这个能力供着你。用不着你操心。”说完她收拾了几件衣服回了娘家。

第三天的早晨,桂兰两手空空地回来了。她没有说话,愣了一会儿,就招呼了一声老四。让他找两把镰刀来磨好,自己径自到了厢房找来两条扁担和麻绳。说了声:“弟啊!跟姐姐上山。”一连五天,他们靠砍柴换来了老四的学费。

老四终于上了去市里的汽车,在他登上汽车的那一刻。回转头来,看到来相送他的桂兰嫂子。老四看到那张消瘦而发黄的脸庞,他再也忍不住了。他说不出话来,眼睛湿润了,模糊了。斗大的“珍珠”湿了前襟。他顾不得许多,调转身子,扔了手中的行李包,扑向桂兰··· ···

高中这三年,老四放假或下学期开学,他不愿再坐车子。100来里的路算不了什么,他一口气能走个来回。其实,老四就是为省下路费。那一点路费桂兰嫂子要花多少心血啊!这一点他老四比谁都清楚。老四在读高二的时候,桂兰也来过他的学校。那一天,她背了些粮食和咸菜,也是步行这100来里地。她路过一个山口,见到崖边的石缝间生了一束山里红,红而圆润,将小枝蔓缀成弧形。她放下粮袋,手扶着崖边的松树,轻抬腿,悄落步。一只脚踩到灌木丛中,好不容易摘得一大捧山里红。裤子被棘刺撕开一个长口子,可桂兰不在乎。她把摘到的山里红放到插袋里,背起地上的粮食袋子,欢欣喜悦地上路了。

学校的大门很宏伟,桂兰站在大门前等着老四放学。铃声一响,桂兰就张望着放学的学生。桂兰一见到老四,就连忙向他招手。老四一路小跑就到了桂兰嫂子的跟前,还没来得及说话。桂兰急忙从口袋里掏出山里红就往老四的手里塞。嘴里说道:“这个好吃着呢!给!”这时候围上来几位同学,一位女同学冲着老四道:“沈鹏飞!你妈对你真好!”

老四一听这话就急了,忙说:“瞎说什么呀?她是我嫂子!不,她是我姐,是亲嫂子姐!”同学们都被老四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同学们哪里知道,老四的嫂子其实就是老四的“亲姐”。嫂子的手粗糙了,脸庞瘦黑了。年纪显得有些大,但她在老四的眼里,嫂子永远是年轻的、漂亮的亲姐姐。

终有一天,上海复旦大学的喜报送到了这个穷山村。那一天桂兰高兴得流下了幸福的眼泪。她的含辛茹苦终于没有白费,老四没有让她失望。亲戚们、村民们都来道贺。酒席撤下后,桂兰回到房间为老四收拾行李。她发现了一个精美的红色小本子。遂顺手翻了几页,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许多字。桂兰颠来倒去,可一个字都认不得。恰在此时,桂兰娘家的外甥走了进来,看到小姨手里拿着那个红色的小本子发愣,就上前看了一眼。桂兰问:“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呀?”小外甥翻起那个小本子道:“小姨!是日记。”“日记?什么是日记?”桂兰问。“小姨!是鹏飞叔写的字,把每天发生的事记下来,就叫日记。”桂兰这才明白。

这时,就听小外甥念道:“三月十六日,晴。今天收到嫂子寄来的粮票和一封信。信里说家里一切都好,庄稼长势也好,家里养了十几只鸡,其中有好几只母鸡都下蛋了。她说把鸡蛋攒起来换成粮票,以后就不用背着粮食走上百里山路到学校了。想想嫂子为我付出了那么多,现在唯有好好学习,以成绩来回报她。”

小外甥又翻了数页,继续念叨:“五月二十六日,多云转晴。离高考的日子近了,我心里有些乱。如果考得很远,嫂子就很少能看到我了,真不想离开她。若是考不好,那真对不起嫂子这些年来的辛苦。回到农村,即便能减轻嫂子肩头上的辛苦,但减轻不了她内心的含辛茹苦。好在嫂子昨天来到学校,我心里才有些踏实。嫂子鼓励我远走高飞,大丈夫就要闯荡四海,我很是感动。可是说一句心里话,我其实还有另一个想法,要做小丈夫。对!要做小丈夫,不论我以后有多么富有或多么贫穷。我要做嫂子的小丈夫,要娶桂兰嫂子为妻。”

桂兰听到这里,觉得这位弟弟好笑,更觉得这老四很可爱。忙从小外甥手上夺回来那个日记本。很严肃地对外甥说道:“不许到外面乱说,就读到这里。听到没有?”小外甥诺诺地点点头。

老四来到了大上海,桂兰嫂子依然供给着老四。转眼就是四年,临分配工作了。老四征求了桂兰的意见,说自己可以分配到家乡,也可以留在上海。自己的意见是回家乡。理由很简单,回家乡工作离嫂子近,好有个照应。留在上海,一个人觉得孤单。桂兰思量了许久,请人代写信告诉了老四,建议他留在上海发展。信的末尾写道:“老四弟!姐是个农村的苦命的丫头。我所做的一切不求你将来回报,你要在外面做大丈夫的事才对。姐的归宿在农村。前些天包婶又来提亲了,她的侄儿包满富一直在等着我。况且你大学这几年的费用姐确实不能支撑得了,满富哥暗中也资助了你不少。这些话直到了今天才告诉你,是不想让你往多处想。下个月十六,姐就与满富哥成亲。若你有时间,老四你也回来。”老四看到此处,泪如泉涌··· ···

桂兰结婚的那天,老四看到桂兰姐在灯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漂亮。老四那天喝多了,那一天晚上,天空的月亮特别圆,星星特别亮。夜半,老四赖在新娘的床上不肯走,还梦话连连:“姐!我就要当小丈夫,看谁敢说··· ···”引得屋子里的桂兰与包满福哈哈大笑··· ···

 


笑S啦

路过

不错

无语
2

献花

握手

哭了

爱s啦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一生健康 2016-2-16 06:25
  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汉纳电视|Archiver|手机版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美国汉纳网

GMT+8, 2021-1-20 22:15 , Processed in 0.01455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